本话题和「金钱」有关,正文开篇前,分享一则信息差——可直接拉到第三篇/文末。


图片


搜索空无一物进行订


图片

选择填饱肚子还是保住面子?



米索:前阵子我看到新闻都在说很多的大厂已经开始裁员,在疫情的冲击之下,整个经济都不太好。尤其是互联网行业,内部裁员信息表不断流出。今天的话题是,在面临裁员问题,我们应该怎么去赚钱?

海程:我们先从周围的人的反馈来开始说,因为周围还是有比较多做互联网的朋友,包括其他像线下的餐饮之类的。大家受到的影响都还比较大,我周围也确实有一些朋友,已经被裁了。 

我有个业务是会帮人算账,逢人劝善。如果说还能留住自己的工作的话,就尽可能不要跳。这样的话我会觉得比较很安全。

米索:你我小白,我们三个人严格来说是感受不到什么裁员、被裁之类的这样的一个现状。因为可能对我们而言,大家都自由职业的时间也相对比较长,且基本上大家都已经有自己的一个赚钱模型。

可我觉得裁员它未必就是一个坏事,对我而言,我觉得危机和危险当中是有机会存在的。

今天借着这个话题一个大背景,我们会谈谈我们自己是怎么在「裁员」等经济问题出现之前,我们就已经跳出了这个所谓“卷“的模型当中,去实现了另一种方式的赚钱模式。

与此同时,我们也会谈谈尤其是对互联网身份的人而言,在这样的一个经济萧条的情况下,大家到底是会选择去填饱肚子还是保住面子?

海程你算账的时候,会有一个很切实的跟他们对话的过程。你能不能分享一下那些被裁的朋友,现在大概是怎么样的一个状态,以及是否找到了相应的下家?

海程: OK这里有个前情提要,小白和米索都会比较清楚,我从 19 年到现在,一直在算别人的财务。

在过往的几年里面,我大概算了 200 多号人,其中有一部分人是大厂的员工。我最早去接触这批朋友的时候是刚刚从上一家公司离职,开始自己做事情的时候。

当时开始帮人算账的时候,就刚好碰到了一批高管。大家也都知道当时刚刚疫情开始的时候,很多人是没有准备的,因为很多时候互联网的传统的离职模式,要么是春节,要么是春节以后去金三银四,我当时就算到了一批从上家离职了,然后准备去下一家,但是被冻住的人。

因为我会算一笔账,我能拿到一个人所有的底层的数据,当然数据对所有人是保密的。

如果我们从这个抽象的统计数据来看的话,我会看到一个很显著的问题,他们的整个收支模型是非常典型的高收入高支出的模型,因为毕竟都是管理层,这个时候收入还是很不错的。但是他小孩儿房贷、养车这些的东西都要钱买。

这个时候你可以理解为实际上他的现金是不够的,所以当时来找我的人其实有好几个是因为他们的固定开支过高,又很难一下子切换过来,那个时候没两个月就烧穿了。

因为你自己也知道国际学校或者说一个北京顺义的房子,你可告诉我月供多少,这个不是开玩笑的。而且是因为他们往往之前的模型里面是有大量的股票类资产,现金是不够的。

你要知道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并不是大暴涨,而是大暴跌,他们其实在那个时候割了肉,然后来回防自己的日常开支。

我自己其实能够有个很深刻感觉。如果我们在这件事情更推前两年,因为米索你和我差不多同时开始工作,我记得14年到18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我觉得那个时候整个状态是很不一样的。 

那个时候大家其实是一种异常乐观。你现在去回想当年你在中关村的咖啡馆那个氛围,我都还记得。我确实能够感觉到从 19 年以后,大家开始看的越来越实际。

大概在18年末的时候经常会开始会听到大家缩起来过冬或者之类的话。然后 19 年开始真有公司开始这么干,20年就变成真的。

如果再切换回现在的话,我观察到的似乎又回到了 19 年末 20 年初,当时我算过的那帮朋友们,他们的管理层级就是我最近新看到的这批。管理层级甚至会略低一点点。

这个时候我就能更明显地发现他们财务上的问题。我自己普遍看下来。如果说他们不做任何的措施,他们大概会在六个月内烧光现金流。基本上因为很多时候大家对数字是不太敏感的。

大家都是分布式的大脑,每个人在他擅长的业务上都有他擅长。很多朋友们其实在填饱肚子和饱住面子的这个时候其实是没有用自己的算术的脑子去把数字算明白,有点像个二极管一样。他不能选边站,还是得看一看自己手上有多少块饼。

如果我还有 10 块饼,那我可以先保住面子,因为我之后可以为了更多的饼而去做。但如果说我真的只有两块饼了,那这个时候还是填饱肚子比较重要。 

就从我实际过往的经验,一旦一个人欠超过 50 万的小贷,常规的打工就救不回来了。

如果说 50 万乘以 18% 拉了小贷的点数就是一个月一年就是 9 万。然后而且它的整个的模型并不是说你只要还 9 万的利息,它其实还带来了现金流,因为小贷的还款模型每家不一样。

我见过经常的朋友把自己给弄死,因为之前我帮他们看他们的征信和债务的状态,经常会发现朋友们算不清的点,在于他们会用高息的去还低吸的,越还越负债。举个例子,他不想欠信用卡,他借小贷还,你听起来都非常迷惑的行为。

所以我并不能很好地跟大家,直接说你应该填饱肚子或者说保住面子,而是说先数好自己手上有几块饼子。

如果说有一堆人都在抱怨这个考试难的时候,一定要想想谁是学霸,谁是学渣,就是一定要想想每个人可能学霸的抱怨是类似我考 98 和 99 的问题,但是学渣的抱怨可能就是我不及格的问题了,但他们都在一起抱怨,就有点像你得审视一下真正在抱怨的朋友们,究竟是家里面其实有矿的,还是说是真的不行的人。

我那天在看数据库,真的很难过。因为我很清楚我自己是从一个山里面出来的孩子,我自己能够看到很多人真的很努力。但是从我去演算的数据来说,他们没有一些特别的招,真的打不赢了。

他们可能都在大厂干的一样的活,但是他可能终其一生真的就是挣不出一套房子。

我会发现我算过的家里面还家境比较好的朋友,最大的问题其实就是说他把工作看得太重了。明白,他们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其实根本不在他们的工作上。而在他们的家里。

经常我看到的这种财务模型是这样的,经过艰苦的努力,爸妈觉得,我儿子或者是女儿在北京工作得很辛苦。那既然如此,我给他买套房好了。他们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其实是这样,但是我们今天其实聊的应该不是这波人。

这波人其实最需要看清楚的问题,我觉得是有 1/10 伺候好你老板的心,去真正好好对待你爸妈,你的财务状况就会比你现在想象中好很多,而且说不用去尝试去太过于证明自己。

我自己会看到很多的矛盾是在于非常非常想证明自己,反而这个可能会帮你爸妈亏很多。

米索:我来分享一个case, 很直白的告诉大家她的学历背景是非常好的,美本Top10本硕,那个女生她因为是自己创业,问题来了,本来我以为类似于像这样的类型的创业,应该是相对来说还不错,利润还不错。但是直到有一天她过来问我借钱。

她借钱的情况严峻到让我觉得还蛮匪夷所思的。因为其实我跟她不太熟,我跟他是怎么认识的呢?我在 18 年做 airbnb 房东的时候,她是我的房客,我们是这样认识的。

后来她来问我借钱的时候,我非常诧异,因为我觉得一个创业者,背景学历都很优秀。怎么会到这样的一个地步呢?

当时我觉得她可能是在骗我,后来我就问她,我需要看你的证明,不管是你的身份证还是你的学历证书等等,我需要去核实,否则我没办法借给你。

然后她学历证,身份证,包括在老家的房产都给我看了,我看完就问她说为什么没有考虑问你的父母先去借钱?为什么没有考虑问亲朋好友?怎么会来问一个他只是房东房客的关系的陌生人借?

她当时跟我讲了几个理由,第一,她创业是父母的钱,父母已经帮她赞助了很多,没有脸再问父母要钱了。第二个条件是为什么不问身边的朋友借?是她的圈子相对来说大家都挺有头有脸的,她是在全美 top 10 的一个学校毕业的,肯定是拉不下脸来去借的,这个我也能理解了。

其实这个真的有点面和保住面子有关系,而且她起码也是要在这个圈子里混的,如果被别人知道自己的债务其实还挺不好的。

最后还有一点是我问她说,你为什么不找银行借款?因为你不是有房子对吧?我觉得正常来说你能不动小贷,你能不动互联网的网贷你肯定是不会去动的,对不对?不仅是利息高,而且它会影响到你的征信。

她告诉我说她已经借不出来钱了,因为她把网贷什么的都借了一遍,这个就很要命了。而且她的征信报告为了借网贷,征信拉了好多次。

我再补一个冷知识,一个人一年要去拉征信,尽量不要拉太多次。这样你真的要去做正常的一些事情,比如说你要买房什么的,因为你拉次数的缘故,真的会影响到一些东西的。

我当时听完,我就觉得天呐,你怎么敢去问网上不知名的地方的网贷去借钱?这也已经不再是这个什么支付宝借呗之类的,反正她把能借的基本上都借了一遍,已经借不出来钱了。

所以她没有办法,她说她问我只是因为看我的朋友圈,觉得我是一个相对来说头脑会相对比较开放的一个人,只能来选择碰碰运气找我,跟我说了这些真话。

我不清楚她的事业到底如今如何,但是至少当时在我看来其实是在一个非常危险的状态。我这里其实特地想说这个案例其实就是先想要提醒一下大家——

首先第一点,如果说超出你的能力范围内的这样的一个创业,你发现一直在消耗,一直在损耗,不仅是自己父母的钱,而且还有自己的征信的钱。我真的建议可以停止。想一想到底还要不要继续,否则那你就是在无底洞的烧钱了对吧。

第二点,尽量不要碰网络上的网贷,它对一个人的征信的影响真的还蛮大的。就像海城你之前说的舍小利,就去牺牲一个更大的价值,不要丢了西瓜,捡了芝麻。这个就是我刚刚特别想说的一个填饱肚子还是饱住面子。

我还接触到的一个案例是员工,我也在思考一个点,大家很羡慕进大厂,能进大厂是一个很好的事儿。尤其是刚海城说的在 14 年到 18 年这一波,整个的互联网行业其实相对来说是一个比较狂热的状态,热钱流入的也特别多。

而起薪我记得我当时的起薪能到近万,一个本科毕业生。给你的这个职位头衔其实也还不错。

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我个人感觉大家都会有一些些的可能被捧得太高了,然后会有一些不切实际,所以我们今天再去回顾看以前的这样的一个状态,我觉得可以大家去感受一下是不是会有一种虚化的感觉。

我不清楚被裁员的朋友们,你们是否会有一个困境,就是在大厂期间的自己的技能可能是相对比较垂直和狭窄的?

为什么会这么说呢?是因为我看到有一个投资人叫戴yusen,他当时发了一条即刻的状态,大概是说有清华毕业的学生,跑到腾讯的微信部门,然后做出了一个炸屎的功能。他的语气有调侃,也有一些无语。

包括我后来跟 airbnb 的前增长负责人Roc聊天,他当时跟我见面的时候就讲了一个 case ,说他自己招人,招的那个人是字节跳动的,但是这个朋友他是负责做 Excel 表格的,后来他面试问了半天,发现这个朋友他只负责 Excel 表格当中的一个非常是小的公式功能。

所以他当时跟我表达的意思,大概就是说对方好像有一些眼高手低。虽然他背景是这个大厂,但是他要的很多,可是他实际拥有的技能根本配不上要的薪资。

我后来就意识到一个问题,我发现好像中小型的创业者,他不太在青睐大厂背景的人。

我不知道海城你自己有没有这样的一个感受。如果说你是老板,你会怎么去看待现在被裁掉的这些人,你是否会有自己的一个评判标准?

海程:因为我自己有一个非常微型的公司,全职员工就两三个人。我可能会和小白米索略有不同,我现在不是一个纯粹的自由职业者。

我自己会去直接养了一些人,我也不太喜欢叫做团队,在我看来大家就是朋友,你就叫DAO也可以。

首先,因为业务本身是一个非常偏向于财务和执行相关的事情。这种类型的生意其实对于想法要求是不高的,不需要很 fancy 但是确实也能赚钱。

那这个时候我会观察到我自己比较在乎的是什么呢?因为这段时间我刚好就在给他们写一个工作手册,会涉及到训练一些新的人,我会观察到我非常重视的特性

第一,主观的能动性,第二其实就是反馈速度,还有说正常的工作习惯。反而除了这些,其他的东西我都不怎么看。

某种程度上我其实会喜欢招,第一,我认识时间比较长的人我现在招的人基本上都和我认识,或者说多多少少协作,可能就是三个月以上,差不多两年起的。这样的人比较好的去知根知底。

第二,我会非常关注他们的执行能力所以这个时候我一般来说也很少会去面试,而是我直接把这个项目直接抛给他们,然后让他们在这个时间内把事情做掉,看结果。

我自己从 19 年年末到 20 年年初的时候,当年有很多的那种想法我开始就没有。某种程度上我在招人上面,或者说在分钱或者给团队成员画饼的时候,我就变成一个非常广东的那种思考风格。

对我来说,我很少跟他们去说任何的愿景之类的。我能做的事我把事情跟大家切清楚,反正这块你做不好,我来找人做得好,大家分钱就结束了。

如果说是现在,我这种非常微型的公司,开不出特别高的固定工资,那我们的方法就是我们以一个相对优的一个方法去让你多赚点钱,但是我们固定的薪资是不高的,或者说也就是个平均水平。

对我来说,如果这个人本身跟我做得很好,那这个时候我会想办法让他赚浮动的钱。而且我刻意在选择人的时候,我就是这样选的。

米索: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准。海诚你刚刚给我个灵感,关于赚浮动的钱还是稳定的钱,因为我觉得这和一个人的风格或者说和一个人的状态会有很大的关系。

我自己会偏好于说愿意去赚浮动钱的人,而不是稳定钱的人。倒不是说看不起赚稳定钱的人,而是我觉得在不同的业务模型或者是形态上。其实需要的状态是不一样的。

比如说赚稳定钱的人,举个例子,可能国企、央企这些地方相对来说它的这个稳定性会比较高,而且它这个固定的收入也是 OK 的。那么你按照它的层级一层层往上走,都没问题。

但是我觉得赚取浮动的钱是给小部分人或者说是给一部分人提供一个机会,而这个机会其实是测试自己的机会。

说我自己的判断,如果一个人他愿意去赚浮动的钱,我会先下意识地认为这个人相对来说是会比较有冒险精神的他敢于去挑战一些东西,挑战一些不确定性,而且敢于去面对这样的一些不确定性。

其次,在我看来,如果他有很强的意愿,甚至是很兴奋去做这样的一个事情,那么我会认为他是一个比较有起码是有一些对自己有信心的人,不管是对自己能力有信心还是怎么样

第三个判断,是我觉得当一个小的业务想要去做的比较好的情况下,势必是需要有这样的人存在的。

因为野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至少在我眼里是这样子的。如果说一个人他只是赚稳定的钱,那其实他很难去真正的把自己的这个阶层给做上去,甚至也很难把这个甚至也很难把这个团队的整体的业务和这个利润给做上去。

所以我觉得根据你人的野心也好,对自己的信心程度也好等等都会来决定你的风险偏好。有些人他注定是倾向于低风险,然后稳固收益就 OK ,但我觉得有些朋友是倾向于这个高风险的,那么在一些微小型的团队当中,我觉得是需要这样的人去存在的。

我前阵子刚看了一本剧情篇,它是根据这个麦当劳的故事制作的,叫做《大创业家》,主要讲得就是麦当劳怎么发家致富,最后开遍全球这样的一个故事。

但这当中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就是我们都知道麦当劳他的那个两个创始人不是麦当劳成功的真正主体,反而是那个帮他们两兄弟给扩张的人。

那个销售员最开始只是卖着一些奶昔机器这样的一个人,可最后他把这两个兄弟的企业餐饮去带往了全世界。

图片
在整一个的商业过程当中,两兄弟是非常保守的人。当时我记得那两兄弟,对于他的各种提议,基本都是拒绝,也不愿意去扩张,反正对于风险会有一种极大的恐惧。但是那个 sales 它不一样,他就是非常拥抱风险。

麦当劳最后成了一家非常大的地产公司,他们当时的这个策略已经不再是说让加盟者自己去找地,然后去建麦当劳,而是说我麦当劳把这个地买下来,然后再租给那些加盟者,我就有了现金流,而且我还拥有了地产权,非常非常巧妙的一招,但这招不是那个两兄弟想出来的,所以后来出现了很多的这样的一个团队的争执等等。

我看完这个片子其实带给我的这个启发,也就是说在团队前期招人,如果说你真的想要把一家企业做大做好,我觉得那个人真的是需要有野心的,起码ta绝对不能是一个只求稳固,不求改变,只维持现状的这样的一个状态,多少是ta愿意去拥抱一些风险和不确定的。

海程:我会发现有个很隐含的假设。之所以大家会对裁员这么紧张,是因为大家有个假设,这个假设非常像当年国企下岗手工人的假设,从此与公司同呼吸共命运。

当时我看那种叫做赤裸资本主义,就是马克思恩格斯生活那个年代的一些社会的描写。我在很小的时候,意识到一件事儿就是,来打工,甭管那个职业吹得天花烂坠,但是上班就是打工,既然是打工的话,那如果说工这天没有了,那就自然没得打。

中国有很多的人干完了今天没有明天的人,反而是因为大家铁饭碗端的比较久,这时候会有一种感觉我要稳定。但是你一旦在一个但凡只要在一个打工的状态里面,你就有可能会被裁掉。就像你开公司就有可能会破产一样。所以最重要的点就是自己不要被忽悠。

我会认为无论是你上班还是说大家去合伙创业,你得把你自己想象成一家公司。如果你去上班,你就是给这个公司提供了 ToB 服务。

举个例子,你是一个产品经理,在我看来,你思考的并不是说你是不是个产品经理,是个什么 title 的产品经理。我自己在我 20 岁出头的时候,经常会陷入一个很焦灼的状态,我在思考我自己应该在这个公司是什么样的位置,我的职业发展路径是怎么样。

但如果有个更长效的思考方式,我应该把我自己想象成我是一家公司,我现在在给这家公司提供一个 ToB 的咨询方案,或者说交付 ToB 的服务,可能叫做如果我是个产品经理,我就提供个交付产品设计的服务,这个时候我就去看如果我怎么给这个公司卖出更高的价钱。举个例子,像 12 个月的服务费不够,还得再给我加两个月。

如果这家公司交付的不是很开心,合作不开心,那就得走再去换一个客户,我觉得这样可能会是一个比较简单有效的帮助大家去掌握,所谓上班你是怎么和企业合作的实质。

米索:我们的确很久没有聊自由职业状态了,尤其是个人公司这个概念很久没有提出。但是为什么这次想要聊赚钱这件事情?本质上我觉得大家好像都很回避这个事情,哪怕是到今天为止,好像对于这个钱这件事情也非常的难以启齿。

我自己是很认可一个点,如果你越少去谈论一个东西,那这个东西怎么会跟你有太多的关系呢?所以你也找不到类似于这样的一个能量场的人在你身边,那你更难去跟钱产生连接。

图片
副业的发展出现与思考


米索:你觉得现在去发展副业有必要吗?

海程:我自己看过很多自由职业者最大的一个困扰,就是大家总想尝试把喜欢的事情赚钱,这是很多事情的痛苦之源。

而且往往因为一件事情不赚钱又很喜欢去开下一个,其实都很累。我周围见过很多的自由职业者,死在这种问题上。他用一个一个的小生意累出一个勉强温饱的一个收入。

反正我自己算过的,我见过绝大部分的自由职业者完全没有自由。他就陷入了一个实际上叫他灵活用工的境地,一天工作四个小时,或者是一周工作四小时的人。也许这个世界存在,但是确实我看过的样本里还没有。

反而我见过的是更高的工作强度,只不过说你确实不用上班打卡了然后我们再回到头来。

副业可以拆成兴趣版和赚钱版,我觉得兴趣版让我想起一个人,有个投资公司叫高盛,高盛的 CEO 白天上班,晚上去夜店打碟。你想想他应该打碟也不会赚得比在高盛当 CEO 多。对不对?但他很喜欢,就是上班有上班的乐趣,有晚上的乐趣对吧。

我这段时间,因为一直在美国,发现这边上班是真的把上班当做上班,一下班就关电脑对,大家真的讲得好听,叫做很有职业精神,讲得不好听的真的就是上个班。

他们下班以后生活真的非常的多样,干什么的都有,这些朋友是真的很好玩。

我一直觉得说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我多多少少会认为我们要把一件事情专注做好,你整个人的心力应该投入在里面的那个思维的限制。

从我们这一代往前推,是很多时候是分不清楚工作和生活的,因为我以为是这一代分不清楚工作和生活这件事情。其实 70 年 80 以后比我们现在还要刚。他们可比我们拼。

米索:前 20 年吧,外企特别香,大家毕业了就涌到外企去,后来是互联网起来之后,大家开始往互联网去跑,很多名校背景都会往互联网这些地方去走,包括一些投资机构。

现在整个的经济加上疫情等等的缘故,反而很多人争相去考公务员,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这样的一个历史的发展现状。

我记得之前有一位朋友他跟我讲其实考公务员,他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的累。起码还是相对来说,上下班的时间是固定的,不会不可控。

你额外的闲暇之余还可以这个做你自己的事情。所以我也见过一些公务员,他有自己的副业。

公务员它本身是一个很大的一个庞大的体系,他有的确实非常非常忙。但有的还相对来说能做到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相对平衡。

我在观察,从我们更后那一辈开始,有一些不可描述的原因,会让大家看到了叫做主业收入的不可持续性。

我不知道你对那种 7080 年代日本有没有印象,当年在经济快速发展的时代,包括六零年代就是高仓健的那个年代,你会发现当时的日本的男性并不像现在的可以达到这个状态。

当时一个词汇叫做「企业武士」。大家在企业里面上班,就像那些大企业的老板说战国时代那些大名就是主公,然后底下只不过把笔记本电脑当做武士刀的,就是企业武士。

大家很努力的上班,是因为确实他给这些员工提供了一个很稳固的叫做年工序列,就包你到死。确实能够给人很强的安心感的。

但泡沫经济以后,开始有各种人的灵活用工,在日本也非常的普遍。如果说我不是武士,是个杂兵,那你告诉我,我要如何精进砍人呢?我也只能砍八个小时的人。之后我去干嘛?

在我看来很多时候人和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如果被包上了权利、义务或者是一些道德的时候,人会不太容易分得清,但是它底层的依旧是很赤裸的交换,只不过说是因为环境不太好了,大家看得更清楚了。

我在自己帮人算账的时候。实话说一个人是很难被讲清楚的,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我跟着他给我一系列的数据,我会帮他算出一张未来挺多年的财务大表,我会告诉他,如果按照你现在的打法,大概你的情况会是这样。

很多朋友就会发现自己叫做「内在的不可持续性」,他会意识到自己的模式是不可持续的。

我自己会感受到,可能很多我们认为95后00后的朋友们,他们也许没有算入过这张表,但他们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自己的主业是不可持续的。

然他出于本能,就会开始去看副业。因为本身如果主业能够给大家提供很多的上升通道,这个时候他就会琢磨。但是如果说你我就是个合同工,你想要我怎么样?摆烂。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状态。

我觉得有两方面,正向的那一面是大家随着社会的进步,更清楚说我们在一个自有劳动力市场上,你能找到工作,也同时能失业,都能接受,因为它本身就是个自有的劳动力市场。

不是说因为我是一家大厂,纵然我是私企,我也得管你一辈子。我不能裁人,他是个商业机构,虽然大家情感上接受不过去,但是从企业的维度上,也没有违法。但无论作为企业还是作为更加宏观的社会,得给每个个体的劳动者有更多的盼头或者说更多的回报。


图片
赚钱的机会在哪里?


米索:你觉得赚钱的机会到底在哪里?或者说我们怎么样才能更好的去提升自己的赚钱能力?

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觉得生意是有高低贵贱的?比如像以前古代士农工商,因为我觉得心理层面如果是克服不了这个对于生意的高低贵贱的评判,那么你还蛮难去踏出那一步的,哪怕是做一个 sales 你都会觉得很难。

海程:我自己觉得高低贵贱它是一个主观感受,但它确实是个社会规范。

就像我今天为什么会一开始开场了时候会去聊,像涟漪一样,你一个石头投进去,在一个小池塘里会有很多的涟漪。

我之所以想说这件事情,因为在我看来社会的很多的心理也是这么形成的,可能很多涟漪都是往一个方向,那就是整体社会的偏好。

我一直会觉得这种高低贵贱其实相当于一个某种程度上是一个社会有意识或者说无意识,但是最终可以被利用的一个管理手段。

它某种程度上引导了这个社会里面比较优秀的人的一些决策的时候,他会考量的一些因素。举个例子,如果我们考量,最后你是要当事农工商,这个时候你一定会有很多的考量因素。对不对?你会考虑民生,你会考虑自己能赚多少钱,也可能会考虑周围的街坊隔壁到王二狗怎么看。

所谓的文化,它能帮助人人在决策的时候,给一些东西赋一个值。

这个时候我觉得高低贵贱就是为了去帮助大家赋值而产生的。

因为一个我们就听过一个叫做金钱的资本,同时还有叫文化的资本。不敌谔的当时的一个观点,我自己会认为高低贵贱是个非常主观的东西。但这个时候我们也得去知道,它在社会上是真实的存在的,你的认为和社会的主流的这所谓的价值观确实可能会产生偏差。

你要去思考一个问题,就是你想做的那件事情,你可能会去克服一些社会价值观上跟你的限制。比如像大家可能觉得你这个生意不行,上不了台面,但是那你就得去看克服这件事情的困难和你自己获得收益哪个更高。划得来做,划不来就别做。

米索:你是怎么一步一步从0到1开始自由职业的?

海程:我长期去理解我的方式是叫做,把我自己拆成三家公司来去思考。

我自己有一家投资的公司,我叫A ,有一家B公司,是做咨询的,然后 C 就是我的生活。abc 分别对应着 A 是投资, B 是咨询,C 的公司正常吃吃喝喝。所以这家公司基本上就是个只烧钱不赚钱的主。

A公司从现在的结果上,它非常类似塔勒布说的杠铃原则,你可以理解为说会有 80% 到 90 的占比的钱,是用来做很稳定的事情,然后 10% 到 20% 的时间去做那种不太成功率比较低,但是可能赔率很高,一赚可以赚比较多钱的事儿。

因为我们手上会有一些比较多的银行资源,然后我自己的能力其实是比较倾向于说擅长算账,擅长做 SOP 擅长怼资源,我知道怎么样去赚利差,就是我用相对低的资金成本,去获得一个还可以的规模的钱。

右边是一些主要是电商,以及一些新兴的生意、B端生意、我自己家里在做的一些生意有关。这种类型的生意我往往是一个以做财税法、负责帮忙融资是以及金主的身份出现的,往往占个小股,日常同时看着账来赚一些钱。

B 公司的话,像我刚刚说的,我的技能点就是算钱 SOP 然后还有找专家。这就是为什么后来有个知识星球的专家库。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之前把在行所有的专家都理出来了,然后也聊了一些人。所以我就知道我日常见到哪些专家比较靠谱。当时我把自己用的专家列了一个清单,在朋友身上小范围的传播,结果大家问我太多,后来我就干脆就做专家库。

其实这是咨询公司的一个业务。咨询公司的业务很简单,给人算账,算账了以后,帮助告诉大家其实几个非常简单的事情,我能够告诉你和公账私账要分清楚,我可以帮你搞清楚你的现实状况。

第二,我可以算清楚你的人生目标需要多少钱。这个时候我们就能倒推出来,你现在按照你现在打法能不能赚到这个钱。

如果你现在要做的这个方向,我可以告诉你,如果单纯从存财务的逻辑,A 和 B 哪个之间更赚钱,哪个会死。

帮你算完了以后,我会告诉你究竟怎么去控制,然后可能阶段性再回来找我来复查,以及我可能会直接把专家库里面的一些专家推给你。

我自己因为是最早做咨询,也在创业公司里面做行研,然后也后来做产品。但我是个非常菜鸡的产品经理。我不是很能很了解用户,我不能很好的共情。

后来我也做了很多的业务模块儿。有的做得好,有的做不好,但是其实那个时候我就能够模模糊糊地意识到。我很擅长做 SOP 非常擅长做 SOP,但是那有有何卵用吗?

那个时候我可能会为了解决我自己的问题,找了很多专家去聊天。包括当时我确实也是因为公司经常做新业务,我不擅长调研,那我来算钱好了,所以我也后来做了很长一段时间财务的 BP 以及说负责新产品的算钱包括做运营这一块。

当时是我包括比较灰暗的时候,你并不知道你能在这个市场上交换什么。

我也非常感谢当时我的非常好朋友,当时在麦子熟了当 COO 然后他来跟我说你要不做个时间管理课?

因为当时好像大家对我来说会觉得我是特别擅长时间管理,其实那是因为我SOP 做得比较好。后来是因为做时间管理课,也会做在行的时间管理咨询。可我发现大家其实不缺时间,所以又会帮别人去做个人战略咨询,也会帮别人做课。也因为很偶然的因素,还是在有做一些投资。

我突然有一天意识到上班好像不是很赚钱,我其实上班的时候是非常有主人翁精神的那种人,可能比老板还要干。但是我后来会感觉突然有一天意识到好像这个事情上班好像有点问题。我会发现它的模式是不能持续下去的。

说实话,刚出来的时候其实还是在做咨询。其实那段时间做得还是要比较孤独的。然后其实我觉得我非常感谢认识了小白和米索。

因为我和他们两个在一起,给了我很多的支持。一个人的眼界真的非常有限,所以如果说我真的还蛮建议,大家如果听这一期,还可以回听一下我们讲到DAO的那一期或者说我们讲个人公司的过往的几期。

我希望能帮大家搞明白一件事情,就是我们曾经形容一个很绝的比喻——

我们每个人都像个小蘑菇,但是我觉得和蘑菇之间是有自己的独立性的,但是蘑菇和蘑菇之间底下都有菌丝,它可以长在一起,大家是可以合起来做很多的事情,大家变成一个独立但是互赖的一个状态,我觉得是比较好的。

我觉得现在出来做独行侠其实很难,除非你真的技能特别硬,但客观来说我见到绝大部份的朋友们,还比较难以这样去独立的生存,或者说效率比较低。

你自己出来,你可能公司本身能帮你解决的,比如像财税法人的事情,自己的稳定的收入,这些东西你都没有了,这个是你要付出的代价。

在和他们俩将近两年的合作里面,其实给我了很多的支持和安全感。我在跟小白米索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探索了很多的事情,然后加上米索本身是一个路子比较广的人,这个时候其实她给我输入了很多很新的项目。

可以理解为说类似网赚或者说各种套利,其实我是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包括其实那段时间我跟我家里面人又做了很多中介类的生意,当然那些生意都没成,但是让我第一次看到了原来体量可以如此之大。我也会更清楚了哪些事情我擅长,做哪些事情不擅长。

我在和他们合作这段时间对我来说成长很快,是因为我在广泛的试错和失败。对,然后那个时候其实是因为很偶然的是因为港股打新,客观进来说2021年进场不是个好时间。这是让我突然一下意识到了我的技能是什么。

港股打新其实需要很多的人头,我就会意识到我非常擅长做 SOP 的那个技能,似乎有了拥武之地。

我之前的一个很大的自卑点是在于我认为我不擅长从 0 到1,所以我很难做成事儿。但是后来我意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需要从 0 到 1 的。

因为我的性格就是一个类似职业军人一样的性格,那一旦这件事情那很确定,我算清楚了,我又跑一轮OK 的话,那这个时候做就行了。

米索:我觉得你和麦当劳的那个创业家很像,从 0 到 1 是两兄弟搭起来的,但是他们只搭了一家店铺,后面的所有的店铺的扩张全部都是Ray搞起来的,规模化。

海程:后来我就把我的咨询的算术技能和我原生的 SOP 的技能专家库叠起来了。

我后来的状态就变成了我去把控 A 公司那种特别稳定的项目,然后把控和 A 公司那种高赔率的项目里面的财务环节的这种方式来去做事情。

这个时候就到我了一个比较舒适的状态,到现在其实我都是在巩固和强化这套体系。我做了一个很重要决定,就是我放弃了炒股。我老实的承认我就是个非常差劲的炒股的选手,这是对我来说我能接受特别稳定的,却不能接受高资金量还不确定的东西。

米索:我跟海城底层的思路是一样的,我也有自己的咨询和服务的现金流的业务。那同时我也有套利和投资的这样的一个业务,只是我们的内在的这个运作方式可能会稍有区别。

海诚如果说更多偏这个财务个人财务相关的咨询的话,那我的这边的咨询更多的偏内容层面咨询。很多人觉得说你内容有什么好咨询的,毕竟财务很 make sense 但是我觉得内容其实有一个很大的点就在于——

比如说我们今天录播课,在我看来这个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咨询的过程,我在讲什么话题?为什么你要听这个东西以及听完对你有什么好处?对你的思维有什么帮助?是不是能够让你开眼?我觉得这些都是内容。

如果说你的内容没有办法更好地去改造你的思维想法认知,那么接下来你很多的事情的执行可能会出现一些写的障碍。这是我对内容的理解,就可能和大家理解的不太一样。

所以在我的业务线当中有专门只讲内容的,比如说有人他不知道怎么去跟HR谈薪资、面试,跟上层汇报,那这部分是职场相关的东西。

还有一些人可能直接会想要去成为像我这样的一个类似于自由职业或者说数字游民,这部分的咨询我也能提供,所以在这部分的咨询业务上,我基本上都是围绕内容这个和来去做发散的。

至于怎么赚钱这个东西,在商言商我也是有的。你过来找我,我才也许能告诉你。还有一块是知识星球,关于很多我自己赚钱的模式,怎么赚钱的,赚到哪些钱,我陆续都是在知识星球里发布的。

我这些内容不公开的原因就是在于说我实战过了,而且拿到了不错的结果。那么我认为这个东西会非常有帮助,我也给自己的星球定价了,而且星球也是会去帮一些朋友去解答很多的私人的问题。这部分的业务也也是会给我提供一些现金流。

还有我刚刚提到的一个投资和套利的业务,这个业务我之前在公众号已经写了相关的文章,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一下,我是怎么再去理解这个投资和套利的。

我觉得这个非常的重要,因为我们都理解一件事情,就是你打工打一辈子你都打不赢。

我的打工的意思是你正常打工,不是说你做一家公司融资了多少钱,而是说你单纯的作为一个职场人,然后再为不属于自己的公司打工然后你打很多年这样子。可能未必能真正实现你想要到的所谓的财务自由。

当然我不想用这个词,因为我觉得大家对财务自由的理解不太一样。所以在这个程度上来讲,我如果你单纯的出卖自己的时间来换取收益,那会很累很辛苦。

而且你要考虑到的很多的风险,如果你没有能力或者说你哪天有可能的意外那你就失去了这样的一个劳动的能力,那这个时候你要靠什么赚钱?

如果你越早意识到资本能帮你赚钱,或者说钱能生钱,那是最好的。而钱能生钱也就意味着说你要去接触类似于套利,类似于投资这样的一个世界。

在我的眼里,投资不光是你把钱放进了,比如说像股票市场、加密货币市场等等,投资意味着很多东西。

比如举个例子我当时在文章里写的是对保险的认知,我不来推销保险,但是我要讲讲这个事情的一个重要性。

以我自己为例,我给自己单独买了一份意外险,当然不是在东航出事之后买的,我是之前就买了,买一个月大概要付 500 多块钱,但是那个保额是保所有意外相关的一个内容。如果一旦出现航空事故,保额是 1000 万。

我自己很清楚地意识到我以后会经常飞,毕竟我自己比较喜欢旅游,再加上这个男朋友又是外国人,我肯定避免不了这样的大量的飞行。

我不敢拿这个自己的生命去做赌注,所以我肯定要额外的就是增加自己的保单,然后当然也保了一些重疾险等等。所以我觉得其实基本上这个保障是需要的。

这个是我刚刚说的投资,你怎么去思考这个钱你投在哪里?你花出去的钱,它到底要创造什么样的价值?是否在长期之后会给你一定的回馈,起到什么作用?这些都是应该去纳入你的这个花钱时的一个思考池的。

另外的例子就比如说你买的一些知识付费的产品,举个例子,我有在尝试自己学习投资,比如说 A 股、美股,那么我对于 A 股的话我会买一个人,我自己是掏了真金白银,花了一万块钱买了一年。

对方的社群和课程,我自己观察下来也还行,至少我当时的想法就是他敢收这么高的钱一定有过人之处。

那包括说他有时候会有一些他自己的操作思路,当然不是推荐我们去买股,只是他自己个人的操作思路。然后我就会去评估为什么他这么做,他会把自己的逻辑打在这个社群里面。

我看完之后我就会思考我要不要跟他,我要不要按照他的这条逻辑去走,他有没有说服我,他清仓了,我要不要清?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这个提升自己的一个判断能力的一个方式。

因为我自己使用的股票的资金,它并不是一个占据我日常生活的钱,所以相对来说我是能够去承担一些小金额的尝试的。

我觉得花钱以及怎么花钱,这个是需要你去思考的。投资投哪里,你投保险是投股票市场是投,投别人的知识付费也是投。

我完全不吝啬在教人赚钱的这件事情上花钱。你比如说像投资有人教你,有人告诉你这个东西可以怎么去操作等等。那我是毫不吝啬你今天收我 1 万还是 2 万?我觉得 OK 因为我有信心可以判断你的这个产品,是否能帮我去赚回这一万块钱。

除了这部分以外,我们说你也要去知道一些其他的奇奇怪怪的赚钱渠道。

那我自己加入生财有术的决策就是这个思路,虽然生财有术,它的门票比炒股肯定要便宜很多,应该是两三千左右。今年 418(今天)会有全年最低价格。

我2020 年加入之后,打开数据资料库,看了很多的生意,发现怎么大家还能这么赚钱。我也跟一些朋友就在生财建立了一些联系。

大家都挺好的,会跟你分享说我这个钱我是怎么赚的?我的赚钱思路是什么等等。我的战绩是什么?最后结果怎么样?

我觉得它的这个宝贵性对我而言是一次蛮大的认知的刷新和充值,因为以前我真的还挺瞧不上这种东西的,但是后来我发现说这个优越感是有问题的。

首先我们要明确一个点,我们说 360 行,行行出状元,但是我在那个世界里看到的还不止 360 行,各种拆碎了揉碎了,就是你不知道的赚钱套路都有。

那你知道这个东西有什么好处呢?其实我觉得是在你的大脑当中插入了一层芯片,而这个芯片就是我们说的数据库,而大量那么数据库就是你所看过的很多的案例,当你看的东西很多的时候,你的商业敏锐度会跟着一起提高。而这个真的非常非常重要。

我们之前讲街头智慧还是书本智慧的时候,我觉得它们不是书本,它们是经过实战之后,汇聚成文字,变成了那个东西。

你在看这些实操经验的时候,我觉得多少会对,你以后不管你处在哪里,身在哪里,然后你在哪个行业,或者说你在现在面临什么样的状态,是不是要找机遇等等,都会提供一个非常好的一个帮你调动起资源和相关的一些机会的宝藏库,然后你把这个当工具用就行了。

比如说我这次在南美洲,我遇到了一个生财有术的人,我当时就去搜了一下生财有没有人在利马,结果还真的被我找到了。

图片

那个人就在南美生活了大概七八年,我过阵子我要去见这个人,这个姑娘做得就是跨境的相关的生意。

她当然有一个自己的社群和课,跟我说免费。我说你按照你自己的价格收,花钱交个朋友,我就给她的课花了几百块钱,我说你这钱一定得收。

图片


那我是属于这样的一个跟别人打交道的人,只要你有产品,只要我需要见你或者说我需要跟你去交流对话,那我会很乐意说去花钱买你的东西,只要我认为这个东西它可能让我感兴趣,甚至会对我有用,那我就愿意投资,那这也是我对投资的一个理解。

所以如果说我没有去加入生财有术,没有去结识更多的朋友,或者说去搜索很多奇怪的这样的一个赚钱的方式,去看当中的案例,那我可能会错过很多可能性,而这些可能性恰恰是能够来帮你,达成你想要的那种赚钱模型或者说去构建帮你去构建你自己的赚钱模型。

如果你看得不够多,那么你就很难自己去造一个轮子出来。

投资这个事情,大家可以去认真想一想什么是投资,投资到底对你意味着是什么,你要投哪里投怎么投,投的方式等等其实都是可以去思考的。

至于套利,它并不是一个很罪恶的事情,我以前也会有一些误解。但后来发现套利是很重要的思维。

举个例子,我这段时间在秘鲁,我刚和海程说了这个事情,就是关于房产的事情。我去参加了这个秘鲁这边的房产展会,一算这个收益回报,再加上他们这些杂七杂八的税。

算下来我发现这个租售比太香了,因为我国内有一套房,这个租售比差的一塌糊涂,根本就不是靠租售比。大家也知道国内的房产你的租售比能多少呢?

比如北京的这个十多万,我之前住的小区 10 多万一平,那它整个房子价格就要 1000 万,但是租金我一个月就是6600。这就是我真实的北京的租金。租售比算下来真的很低,但是在秘鲁这边真的不一样,它核心地段的核心好的房子,租售比可以到10%。

这就是我们说的地理套利对吧,要不要去这个商量一下,然后投资一套这里的房子。那整体算下来,你 100 万以内都能拿到一套不错地段的房子。这个其实就是我说的那个套利的思维。

你如果看得够多,思考得够深,或者说研究的够透彻,这些能力其实都会慢慢的涨起来。

赚钱它并不是一个大家想的只是赚钱,赚钱背后有很多的思考,有很多你需要去花时间想,然后去研究去调用数据的等等能力。

你还要去判断这个决策怎么样,当你拥有这些能力的时候,我才认为说你可以更好的去应对这个世界上很多存在的这个潜在的风险,或者说我们说的那个黑天鹅事件发生。而且你还你很可能是从黑天鹅当中找到机遇的人。

我个人其实有一个观点,如果你看的东西不够多,那么你很难去找到自己的擅长会在哪里发挥到一个更高的价值,然后哪些东西它能真的给你带来无意当中的赚钱机会。

今天我们在聊到这里其实已经差不多,那么我建议大家去看一下海程的一本册子当中提到的 100 个行业这个赚钱的方式。

那今天我们这个节目就到这里结束了,感谢大家的收听。感好随意。





 


因此今天是生财有术418全年最低价,如果不了解「生财有术」可以将本文拉到3.如何赚钱部分查看,也可戳生财有术了解。

4月18日晚上20:00-20:30加入生财有术,全年最低价:2365元

从我这里购买的朋友,在4月23日官方名单统计完毕后,有效购买用户(无退款),我会统一发抽奖信息:

1.✨两台2台Apple/苹果 10.2 英寸 iPad 9
2.🎮两台任天堂switch
3.🌍米索的知识星球(799元)免费3天体验卡
4.我渠道加入的新人,我可以指导你写文章拿龙珠(前提是你有过一些真拿得出手的项目经验)

一颗龙珠的价值目前是6张门票,其余价值不赘述。

我写了十几篇帖子在生财,拿了十几颗龙珠,可自行评估是否信任我,让我来当你导师。

该奖品只给新加入生财的朋友,因此如果有10位新朋友买,就是10抽4,奖励不重复,如果是4位,也是4抽4。

如果超过100人,再追加2台switch抽奖。超过200人,继续追加奖品2台switch。奖品数量跟着翻。

图片

图片

图片

加好友请备注「预约」

图片

图片

扫码或搜索:fanmisso

· END ·

主播

图片

图片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