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客介紹』

欢迎来到“空无一物”,这由三个无业游民发起的一档以赚钱、生活、成长三点为主轴,融入历史、战争、西方文化、投资等视角,结合当下去探讨我们该如何在这个社会更好的“生活(生存)”

米索:「空无一物」播客第52期也就是最近一期的主题,跟我今天写的话题一样,但这一次我想单独围绕这一期播客,**认真谈谈由“播客音质糟糕”这个小问题背后,牵扯出来的一系列团队沟通和协作不当的问题。 **

如果你目前在团队协作,也面临项目推进困难,团队成员沟通困难,那么当你看完这篇文章,我不敢保证你能用上,但起码以后面对这些问题,可以有更好的沟通方案和解决问题的思路,不会让一些小事最后成为项目的阻碍,甚至导致项目失败。

因为这篇文章偏解决问题导向的方法论,因此我会采用是何/为何/如何的逻辑顺序展开文章,方便各位看完后,可以同样套用到自己的日常工作和生活中。

话题开始前,容许我同步一下背景,我和两个关系很好的朋友——海程、小白,我们做了一年的播客节目「空无一物」,虽然我们都不是全职在做这件事,播客只是业余爱好,但我可以很自豪地说,我们对于这个「项目」的用心程度和投入的时间精力不亚于一个初创团队的工作状态。

问题背景

1、社会经验:海程、小白有咨询公司工作经验和背景,在团队中担任过管理层,有过几年的社会工作经验和团队管理经验;我虽然工作经验不多,但也上过几年班,中途开店,从0到1起家过,也有过一定的社会经验。

2、工作能力:除社会经验以外,小白擅长战略布局,日常会为一些企业提供决策思路和教练服务;海程擅长财务和统筹,日常会帮个人和企业提供相关咨询服务,资源整合能力极强,规划和lead 项目的能力也很强;我擅长内容和执行,关于内容的制作和新媒体运营及线上营销是我的强行,此外快速落地执行项目同样是我的擅长。

3、关系程度:我和小白已经认识了五六年,对彼此的性格和了解相对是比较深的,海程虽然和我们的认识时间没有那么久,虽然目前只有一年多,但大家对于一些事物的共识却非常相似,否则就不会那么快促成合作。三人认识以来,大家的沟通频次基本能做到每天,而播客的诞生又会加深我们对于彼此之间的了解,毕竟这是一档关于「个人成长」「自我认知」等主题的成人教育播客。此外,我们不只是工作伙伴,私下更是亦师亦友的状态。

4、项目合作情况:「空无一物」从去年八月至今,每周一期,已经运作了一年多。我们三个人不只是有播客上的合作,私下也有不少业务线有交集合作,因此我们并非就一个项目在展开。

以上,是我们合作的基础条件。我相信不少团队可能未必都有这样的基础,能够基于这种条件背景展开的合作,或许在很多人眼里真的是相当不错了。

但为什么即便如此,我们三个人竟然都会在一个「播客音质」问题上,才发现彼此的「沟通问题」「认知错误」

这一期播客聊下来,我深刻意识到他们对我的认知出现了偏差,而我原本的自信认知(对二位的了解程度)直接从80分跌到不及格。

是 何

1、现状是什么?
2、有什么问题存在

这一期的播客话题发起者是海程,至于为什么我们会突然想着专门开一期播客聊音质,可以看一下图片方便各位知道播客项目的现状和问题:

图片

7月6日,我在生财有术发了一篇关于「从0到1制作播客及实现商业化」的长帖,这篇文章耗费了我很多时间去反思、复盘和整理,要看完估计起码得20分钟,可我是习惯了在用长文寻找志向一致且有一定耐心的伙伴的,因此,我在文末直接发起求助,整理了我们三个人的不擅长以及寻求拥有相关能力的伙伴。

图片

从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到决定发帖,这当中其实已经耗费了数月,而7月初正式发帖到9月11日之间,历经两个月,我们才算等到了一位专业的音频剪辑者,主动连接我并表示愿意提供帮助。

这两三个月的音频音质处理、剪辑、shownote标记、分发等等都是我在操作,中间一度因为「音质」频繁被吐槽而难以入眠陷入自责情绪。

2021年6月16日,在凌晨5点57分发了一条状态如下

(如果嫌长可以只看前三分之一,其余跳过即可):

我刚处理完手里的事,开始陷入很多的反思。

其实我的确很热爱做内容,或许很多人觉得我似乎每天都在创作,公众号、播客、视频、知乎、小红书、微博、知识星球什么乱七八糟的平台和内容形式其实我都尝试了七七八八,一些平台粉丝数量基本在几千、几万左右,看起来好像是挺多的是吧,

但说句心里话,我此刻内心是我挺挫败的,那个挫败不在于粉丝数量的多少,那个挫败在于我似乎没有真的很用心、很认真去对待我做的内容。

我刚才看了几个同样做内容的主播和品牌账号,来来回回看了几个小时,越看越沮丧,沮丧在于我们自己做播客,连基本的用户体验都做不好,保证不了。

我看到好几个主播们上图都是真的在用话筒正儿八经录制,手里提纲整整齐齐,而我们其实一直挺佛的,拿着手机,话题随机想,有时候环境还特别嘈杂。

说实话,我自己作为听众是可以把这个当成特色和风格,但久而久之,我的耳朵会累,想到这样的音质就真的很不想听,这里我真的非常抱歉,并且也感谢很多朋友一直以来的包容。

另外,关于社交平台的运营,说句实话,其实很多平台我都是很佛系的更新,我观察一些非ip 而是品牌的账号内容一直有陆续更新即便没什么人点赞观看。

我当时没开任何与“空无一物”相关的微博账号,其实就是考虑到自己精力管理的问题。即刻的“空无一物”账号开了,其实也是斟酌了很多次,拖了几个月后才决定先轻量试一试,然而其实运营也挺佛的,至少在运营这件事上,我现在觉得我挺不合格的,很多东西都没做到位。

再来说社群,说实话这又是一个运营的问题,目前飞书社群更多满足的其实是Newsletter 推送功能和日常简单的唠嗑问答。

我现在知道好几个个人的播客主播其实很多的剪辑制作都是自己花了很多时间精力在精心制作,配乐,再想想自己,真觉得自己做的挺差劲的,我此刻的确有些陷入自我怀疑。

我对创作和创作的过程是很有热情的,但我也很难做到每个平台都能兼顾,所以常会觉得愧疚和辜负了那些人。

很多人跟我说,我也想像你一样做自媒体。其实难,也不难,门槛是低的,但是你是否能抽出大把时间精力,带着热情的全身心投入做内容?

门槛这件事真的能劝退不少人,上手写一篇文章就需要耗费很多的时间,做一期播客,包括好几次我自己在聊播客都对当时的自己是不断否定的,觉得自己在说什么玩意儿,划水就划过去了,也不会像其他播客主一样,如果没说好就会重新录制再说一次。

苛刻和展现完美是很多内容做到的,而我呢,要求是前者,但真说的不满意也不会要求重新说一遍。内心跟自己说一句“算了”。

我现在很少看之前别人的播客评价,因为总归会有人听到某些部分会不舒服,会觉得这主播一堆废话,这些都是需要面对和承受的。

好的地方,保持,不够的地方,改进。同时,学会识别有效内容。

自从我19年开始做自己的内容,这一路下来的确成长和反思是很多的,但是代价同样也会有,比如恶意攻击等等。

轮到别人你感觉不出来,轮到自己,就明白是什么感觉了。

或许随意、散漫是你们做到现在这样子的“风格”,但某种程度,我也会思考,那是不是就真的不能再做做好一些?

如果有人在我们「空无一物」俱乐部社群的朋友,你们觉得我们运营的很好很惊喜,那的确是真的爱我们,因为我心理还是挺清楚很多细节没做到位的。

或许你觉得做播客很容易,似乎现在全世界都在做,但我特别想告诉你,热情真的非常重要,在没有任何正反馈的时候,如果你想要放弃,那你未必真的热爱这件事,热爱不是一个三分热度,新鲜感的事,热爱就是无条件的去付出。

而热爱的基础上,再加上责任,那么你就知道做一件事情有时候光热爱也不够,因为还会伴随着责任感。为什么我做内容,有时候会内疚,是因为我真的会有很深的责任感,包括我此刻睡不着,在反思。

你看,只是一个播客,都让我这两天辗转反侧,想这件事想到发愁,所以如果你真的想做这种创作,甚至或者你有羡慕,那我可以很坦诚的告诉你我现在脑子里的这些思考、难受、挣扎,只要你不在草率开启后,放弃,那么你就会经历这些。

放弃很容易,可是有很多事是需要毅力的。

播客最大的快乐是跟朋友们产生更深度的链接,是能邀请到喜欢和欣赏的朋友来做嘉宾,是在对话中一次次对自己的探寻,是把自己认为好的思考和可能性传递给更多人,这些理由足够支持我去做一辈子。

而同样,美好背后也会遇到很多的自我否定,自我对抗和挣扎,我知道我写完睡一觉,起床明天又精神抖擞可以面对一切,去思考解决问题的方案,然后去执行,因为我已经在这条路上了,责任感也会鞭笞着我。

说那么多,就是想说,我其实对自己的内容会经常不满意,可我还是在这种自我否定中,把那些不满意的内容发出去了。这是需要勇气的,我也知道肯定会有更厉害的人能看透我这种水平,我避免不了被人审视,但面对这些审视同样需要勇气。

做IP或者做自媒体,这件事真的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的,除了一些基本的技能生产力以外,你是不是真的具备了足够的勇气,去面对内容发出去后的“被审视”?无论是别人审视你,还是你审视你自己。

如果你发现你经常想回避很痛苦,但又真的很想做这些事,那就一点点调节,提高自己的勇气值,我以前也不勇敢,都是被环境逼成了战士,暴露疗法挺管用的。

但如果你发现你接受不了审视,也没那么想做这些事,那也无需执着,做着自己娱乐就行了,不要抱有太高的期待,想着各种好事降临在自己身上。

至于我,本来想随便做着玩一下,但是渐渐发现真的影响到一些人了,这件事就真的不能用玩的态度再去对待了,这时候就不光是热情了,还有我要面对的“责任”,人被你玩进来了,总归得负责。

写到这里,意识都不清楚了,但是办法总能想出来,自我否定的情绪也总能调节好,每次遇到难题,反而觉得挺好,是一次帮助成长的契机。

睡一觉,让我再想想清楚内容这个东西。

为 何

1、对问题的分析

2、对原因的追溯

为什么6月份就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却还是没把这个问题解决呢?

针对「音质」部分的工作及态度,通过本次大家敞开天窗说亮话的对谈,我做了二次梳理和提炼,方便各位查看三个人的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米索:

  • 播客资深听众,对音质问题有高度关注和敏感性
  • 主要负责音质的剪辑、降噪处理,对音质重视度最高
  • 关注用户反馈,接受反馈后会不断尝试修正调整

解决问题的思路:

  • 纵向对比:在历史不同版本的时间轴进行对比,如比1.0版本好,即认为已发生改变;

  • 横向对比:与专业播客的制作条件水平相比,成本过高,直接放弃。

其他阻碍音质修复因素:

1、听觉疲劳,长期处理音质,逐渐丧失对声音好坏的判断能力。

2、试探性沟通,如接收到的伙伴们的对此反应不强烈且会被「内容」大于「音质」的思路影响,因此在接收伙伴反馈后,倾向于说服自己放弃音质问题的纠缠

海程:

  • 播客半资深听众,会适当关注音质问题
  • 关注用户反馈,接受负面反馈后会倾向于自行消化

解决问题的思路:

1、早期阶段,倾向于闭门自己思索,自我消化,而非沟通;

2、遵循最佳觅食理论:如能忍受,即不愿发生改变

3、担心自己过于harsh(严酷),影响伙伴们的体验,因此选择柔性处理

4、担心过度计划,过度反应

5、对于问题解决的启动有关键变量因素发生或大致方案,会立刻推进落地执行

小白

  • 非播客资深听众,且聚焦点在于内容本身而非音质
  • 对噪音耐受程度高,适当忽略了音质问题,难以带入情绪
  • 现有工作聚焦于宏观和战略大局层面,导致细腻程度下滑
  • 没有接收到关于音质的反馈的强烈情绪,因此无法感知问题的重要性

解决问题的思路:

1、配合米索、海程的需求,进行录音时的调整

2、接收到米索和海程的方案后,进行方案的优化

总结:

米索、海程在本次事件中同时陷入情绪漩涡,由于米索针对音质问题和情绪的反馈不明确也不够强烈,在尝试未果后,会选择性半放弃;海程则倾向于采用自我调节的方式解决,担心推进决策过于严厉会给其他伙伴压力;小白对两人的情绪和内心戏感知几乎为零,因此默认为「音质问题」已被解决。

海程的担忧和对他人的了解出现了认知偏差,以至于在该harsh的时候犹豫并选择了柔和方式处理,导致问题持续被拖延。

三个人的预期值在本次事件中无法对齐,对于彼此的沟通模式和心理障碍并没有更深入的了解。彼此都带着对各自的揣测,过于考虑对方或者考虑团队中他人的情绪,以至于沟通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障碍。

如 何

1、探索解决方案

2、比较并选定

米索:

6月底意识到问题后,跟伙伴们商量,决定写一篇播客长文来寻求关键人物的引入(详见文章开头)

图片

如果再回头看这一篇文章中,三个人的长短板,或许关于音质问题的卡点其实就更清晰了。

米索需要在目标明确的情况下推进事项,而海程更擅长将项目做到高度精细化,推进能力强,至于小白他所擅长的是全局性,因此针对音质这类单点、细碎的事,反而没办法发挥他的长板优势,所以这件事严格意义上而言是适合米索、海程去发挥各自的优势。

海程:

关键人物引入后,启动了正式的音质问题解决方案计划,并同步给参与的伙伴们。

图片

图片

以上计划表在录制第52期播客前已被提案,第52期播客节目的录制过程完全严格按照了上述表单步骤一一执行。

从评论区反馈来看,大家对于本期的音质评价较前面几期都有了改观,也非常谢谢各位对于我们问题的指正,辛苦大家这段时间的耐心收听,如果没有外部因素的持续反馈,或许也不会有我们如今大动干戈地想要由表及里去解决这个问题。

图片

最后,也很感激那位看到我文章后,隔了两个月主动联系我的音频指导专家,如果没有佳文的出现,或许我们的音质还是非常的糟糕。

总 结

基于上述整个事件复盘,简单做个总结:

1、团队合作是一个双向适应的过程。在实操的过程中总要有一个人先发起令人讨厌的动作,表达负面情绪或直指要害,那么谁应当成为发起者?所有的经验和包括理论都告诉我们一定是谁最不舒服,谁就先发起。如果没有人跳出来,很容易就会进入到然后大家都莫名其妙的就觉得 OK 的,这样是没有问题的,然后就不了了之了。

2、同一件事,团队每个成员默认投入的精力值占各自总精力值的比值不同,且每个人精力长短也不同,精力的占比还会随着个人的能量状态一直在上下波动,动态变化。大家每次遇到问题,都是在一个非常具体的时间点,而在那一个时间点,因为每个人的状态没对齐,没有捕捉到它,就容易出现了问题。

3、人在状态不太好的时候,难以用言语清楚表达自己的情绪,会导致情绪表达障碍。而接收信息方的状态也未必良好,因此就会出现选择性的情感失聪。这就会导致米索的情感表达可能折损了50%,然后在小白倾听这种表达信息的时候,同样接收到的信息折损了50%,如同精卫填海没有回音。

4、我们在某些方面会呈现出在跨领域的时候,对于细节的难度预估不足,缺乏专业的认知,认为自己简单处理即可解决,从而不寻求更专业的人的意见和帮助,甚至忽略该事物的难度门槛。

5、每一次我们都做的是局部最优解,认为都是做出了当下最好的选择,解决表面问题却没解决本质问题 但是其实如果我们更向前一步,一定会不舒适,但很可能整个投产比瞬间会拉高。

6、一些绝妙的创意是在那些沉默的时候,是没有阶段性产出结果的时候。在问题出现后,米索耗费大量时间撰写了从0到1的播客复盘文,寻求一个变量的引入,去把原本在运作的这个系统进行破坏,希望它能打破我们现有运作的状态,重建一个新的生态,有一个更好的运作方式出现。

7、能力较强、默契度较高的团队同样会面临系列的问题,当旧模式运作较长时间都不起作用时,需要教练、导师、专家等人才的引入和指导,否则全凭自己摸索,进度极慢。因此,当团队出现能运作但却又鱼刺如鲠在喉的状态,不妨提前考虑为系统引入变量。

8、人到一定阶段,角色会变多,挑战会变大,人的那个状态就会有更大概率的上下起伏,存在波动,因此关于情绪的沟通颗粒度要更细一点。当你对一个领域本身就存在很多盲区的时候,动用以前的一套聊事情聊理性的模式是会有问题的,因为这件事其实在你的能力圈范围之外了,反倒是在情绪的这个表达上要有更细的这个颗粒度,让团队成员能够感知和捕捉到。因为情绪本身其实包含着非常重要的这个解决问题的线索。

最后,本次事件,让我脑海里想起了古人的一句话:

积微,月不胜日,时不胜月,岁不胜时。凡人好敖慢小事,大事至,然后兴之务之。如是,则常不胜夫敦比于小事者矣!是何也?

普通人看不起小的事情,遇到大事了之后才开始着手去处理,这样的人,实际上常常不如那些认真处置每日小事的人,这是为何呢?

因此,善于每日认真处置小事者,可以达到“王”的功业;能够在一季之中处置积压事务者,可以达到“霸”的功业;如果仅仅是临事修补漏洞者,就很危险了;如果从来荒疏不理日常政务,一定是要灭亡的。


文稿整理 | 米索

编辑 | 米索

排版 | 米索

· END ·

主播

图片

图片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