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客介紹』

欢迎来到“空无一物”,这由三个无业游民发起的一档以赚钱、生活、成长三点为主轴,融入历史、战争、西方文化、投资等视角,结合当下去探讨我们该如何在这个社会更好的“生活(生存)”

🎵 播客平台:小宇宙、喜马拉雅、Apple Podcast、荔枝fm、网易云音乐

🎵 搜索 『空无一物』 进行订阅。

今天的嘉宾是「心念冥想」&「一本册子」的创始人宅宇老师,他曾在斯坦福接受过系统的传统冥想训练,而后深入研究过神经科学最新的研究进展。结合注意力原理、冥想的传统理论和练法感受,拥有一线教授超过 3 万的学生的实践经验。

在这期节目中,我们会跟他聊一聊他在冥想教学中的一些体验和心得。



「空无一物」


空想家俱乐部


开放招募

👇

一封给各位“空想家”的邀请函


社群仅限「空无一物」听众

(认真填写表格即可加入我们哦!)


点击文末阅读全文

查看「空无一物」Newsletter



嘉宾介绍


范米索:今天的嘉宾是海程的朋友,我们请海程来介绍一下吧。
唐海程:我和宅宇有两段缘分。

第一段缘分是之前在做一个课程时,想找一个比石墨文档更好的载体来承载我的内容,我选择了“一本册子”,后来才知道这个产品是宅宇做的。

第二段缘分是我尝试过很多流派的冥想,但这些流派始终无法说服我,后来在一次很偶然的情况下,我看到了宅宇关于冥想的书,这本书让我感觉惊为天人。

宅宇身上有两个技能是我一直想要点亮的。其一是信息如何传播以及如何影响我们的大脑,其二是我们如何改变自己的大脑。我跟宅宇聊过很久很久,聊天范围包括但不限于冥想、人际关系、投资和套利,同时我也是他的早期用户。

宅宇:很高兴收到你们的邀请。

我做了两个生意,第一个叫“一本册子”,用来帮助作者进行中短篇内容的创作。众所周知,出版书的流程漫长,而这款工具能够帮助作者产出介于“碎片知识”和“几百页书籍”之间的专题内容,以及帮助内容更好地在互联网传播(包括但不限于微信、搜索引擎等)。

第二个生意是冥想,我创建了一个叫“心念冥想”的流派,希望通过冥想练习,帮助人们达成开心、平和、高效的生活方式。我们的解释体系是完全基于神经科学的,希望将冥想和禅科学化,从而形成人人可以自主使用从而让状态更好的心灵修行方法。

为什么选择冥想教学

范米索:了解了你的个人经历之后,我很好奇作为一个学霸,你为什么会想做冥想这件事。

宅宇:最早要从“学冥想”开始。我在斯坦福上学时,需要处理很多信息,而信息爆炸会让人变得焦虑。但面对大量信息时,我身边一个朋友处理得非常好,他给我分享的秘诀是冥想

当时的我对冥想的了解知之甚少,不过听朋友介绍之后,好奇心很强的我希望知道冥想与缓解焦虑之间的关系,因此尝试了冥想。在我练习冥想的第三天,能够明显感受到我的焦虑清空了,虽然当时并不知道冥想作用的原理,但却给我带来了很多好处。

在感受到冥想的好处后,我便走上了“教别人冥想”的道路。起初教一些身边的朋友,后来媒体也有一些报道,在这个过程中也写了自己的书。教学的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我无法解释的问题,于是我也开始思考如何解决。冥想本质上是大脑的活动,因此我认为神经科学和脑科学能带给我一些启发。因此我花了两年的时间查阅了最近几十年的理论,同时也通过教学收集反馈、解决问题,将这些融合之后就是现在的样子。

白一喵:我很好奇你做这件事的初心,是为了个人追根究底还是解决教学中出现的问题呢?

宅宇:我的初心是一种“利他心”。随着对冥想了解深入之后,我知道它可以解决很多人的问题。尽管说不清其中的原理,但这有可能是最快的方式。当我解决了自己的问题之后,就开始思考能不能帮助其他人解决问题。

当然从商业的角度来看,是发现一个尚未解决、但是需要被解决的问题,我也希望在这个过程中获得个人影响力。

白一喵:这就类似于我体验过一个很好的东西,不论出于商业角度还是个人分享的角度,想要把它推荐给其他人。想必在这个过程中你会遇到一些无法说服的人,这会让你去思考。你还记得最早勾起你思考的事情吗?

宅宇:因为我教过太多人了,所以短时间内给不出一个具体的案例。但是这就类似于你在用一种模糊的概念去解释事情。例如健身教学时,教练不告诉学员肌肉是由什么组成的,而告诉他打一拳能获得能量和阳刚之气,此时学生就会问老师“什么是阳刚”,需要用模糊概念解释场景的情况在冥想中出现的频率要多很多,这是很难达成共识的。

例如我在跟学员说“意识有层级”,刚开始是普通意识,之后是超越意识,再之后是神意识。学员自然会问什么是神意识、什么状态能达到神意识之类的问题。如果背后没有理论基础,这些问题就会很难回答。再比如“放空” —— 即你要不要放弃自己全部欲望,放空要放到什么程度,这也很难说。

这些问题的重点不在于是和否,而在于“为什么是”和“为什么否”,以及“在什么场景下是”和“在什么场景下否”。

白一喵:听起来有两类信息。一类是因为概念界定不清晰,从而导致难以分类;另一类是「if... then...」,很多情况是具备预设条件的,而条件不清晰会导致最终状态不清晰。

宅宇:小白的总结非常到位,其实就是两类问题。
一类是“是什么”,无论是“觉察”还是“超意识”,都要定义“是什么”
第二类是为什么。例如我要放下自己的欲望,那么“我为什么要放下自己的欲望”,以及“放下要放到什么程度”。

在我个人练习冥想的过程中是没有这类问题的,但是在冥想教学过程中,很多人就会问我这些问题。而冥想领域很有意思的一点是:你的回答会对别人的选择造成影响。因此回答问题需要很谨慎。

范米索:其实你在用一套理性的方法来解决大家琢磨不透的问题,与大众(包括我在内)的直觉相违背,因此当你面对如此之多需要理性解决的问题时,是如何提炼出自己的教学体系的呢?

宅宇背后的方法论本质上是科学方法论科学是基于我们的重复观察而提炼出来的方法论,如果这套理论可以不断解释重复出现的现象时,我们可以暂且认为理论为真,直到有一天出现了新的现象否认了这套理论。而我面临的是一套很“玄”的概念,例如“超越意识”、“觉察”,这些都太抽象了,以至于很难定义。

因此我一开始找的是:什么是可信的。

首先,人脑是由神经网络组成的,如果有实验证明人脑进行某一类型思考时,大脑会重复出现某种活动,那么这就是可信的。其次,冥想的感觉是大家知道的,例如“放空”,如何将冥想产生的感觉与大脑的活动联系起来是需要进行梳理的。同时,教学过程中学员也会产生问题,他们的问题能不断检验我的体系。在经过更新和迭代之后,就会形成一套完整的教学体系。

心念冥想 VS. 其他流派

范米索:市面上有很多冥想流派,你认为你的流派和其他流派之间的区别是什么?以及你的流派是不是会面临挑战,你会不会challenge其他流派呢?

宅宇:在我看来,禅是最早把“如何练”“如何观”说清楚的流派,但是在“如何梳理”上就五花八门了;正念的核心是“觉察不评判”,在“观”方面强调得很多,而且正念在“去宗教化”,所以将“往哪里练”这部分阉割了,最后就变成了“活在当下”,但是没有解决“未来的欲望”怎么办。

回答challenge的问题时需要很小心,因为每一个存在的流派肯定帮助过很多人,尽管是出于好意尝试进行一些解释,一定会有人认为你在否定它。

在我看来,人脑是一个多欲望系统,达成欲望会开心,达不到欲望会焦虑,由于欲望是一个一个想出来的,就会出现「既要、也要、还要」的失控。例如我一个CEO学员,战略上想做两条产品线,但是时间和认知只允许他二选一,他应该选择A,但是从欲望的角度他还想选择B。(白一喵补充:或者可以理解为上意识二者择其一,潜意识并没有接受这件事)

从认知科学的角度来看,他的认知系统权衡利弊之后,知道A更重要,但是他的情绪让他很喜欢B,因此会产生自我矛盾,从而变得焦虑。而这类矛盾会有很多,包括无法接受过去发生的事而产生的懊悔、时间不够但是想要得太多...... 这些矛盾是要梳理的,否则人就会过得拧巴。

大脑还有另一个机制是注意力残留。例如在聊天前如果跟其他人吵过架,那么在聊天时,这个情绪会残留在大脑中,只要聊天稍微暂停之后,情绪就会回来。这就是「走神」和「不专注」。很多人问题的根源就在这里,包括失眠和不自控等,当大脑被“占”着的时候,控制力自然会变小。

解决这些问题时,首先要清空注意力,例如“定”,当你“定”着之后,就如同去海边放了个大假。不过这只能保证你短期状态不错,事后依然会存在烦恼。而此时就需要进行欲望管理,人想要管理好自己的欲望,必须先抽出来,只有抽出来之后,才能意识到有些事情已经是事实了。

这就有点类似于佛学里面的“由定生慧”。冥想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定”,会让人出现掌控感,第二件事情是“抽离”,当抽离出来之后看待事情会更客观。

白一喵:如果把你的体系当作产品来看,这个产品一定经历过多次迭代。所以对你而言,你的理论迭代大致分了几个版本呢?具体的卡点是什么,又是如何解决的呢?

宅宇:第一阶段是回答「定义」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我进行了大量的调研,然后产生了能够回答这些问题的列表。例如所有人都知道冥想是清空,那么何为清空、清空需要到什么程度、你在清空什么等。

第二阶段将已有的问题和列表进行简化和转述,让没有相关背景的人也能听懂。

第三阶段是评估,一个人在参加冥想之后会感觉的确在变好,但是这种变化如何归因于冥想,以及如何强化冥想带来的好结果是第三阶段考虑的问题。

白一喵:在不做评判的前提下,如果我们讨论对不同的人而言,哪一套冥想效果会更好。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如果一个人曾经有过不错的冥想体验的话,似乎选择什么都无所谓;而如果一个人是冥想小白,从零到一的阶段如果选择宅宇这套体系会更好呢?

宅宇:是的。之前有很多学员一直在学,就是学不会。他们往往学了很多“观”,但是发现定不下来。

市面上很多教学在让你去观察,例如想象一下湖泊。本质上是琢磨事,琢磨完也发现自己好像放松了。

海程:但是你并不知道湖泊和葡萄之间有什么区别,以及是不是换成苹果之后,也能实现同样的东西。宅宇的体系有很强的目的性,我做事情会考虑ROI,即如果最后产出一定时,一定要选择最省力的方式。

重新思考一下宗教,假设它是一个互联网产品,我们会发现“从 0 到 1”它的成本很低,但是为了维持大规模的存在,会有高昂的管理成本,例如接受洗礼是拉新,去教堂是留存,包括进入教堂之后的活动可以理解成促活。举例来说如果我的目的是“得永生”,那么上面那一套逻辑对我而言是没意义的,所以ROI不高。

这就是我为什么利用不好之前学过流派的原因。它让我投入了高昂的成本理解什么是“放下”,当我练习还不错的时候,他又会引入新的概念,例如“执迷”和“偏爱”。这对我而言管理成本太高了。

宅宇:唐海程提到的宗教很有意思,我做了疗愈系统之后,当我再遇到某些场景后,我会更容易解构它,例如几乎所有的宗教都有冥想、自我梳理和终极目标。

唐海程:其实每个人对投产比都很敏感,但是宗教尝试添加了“远期的看涨期权”,可以让你忽略当前的损失。中国人虽然没有宗教,但是普遍很有献身精神,例如父母会为孩子上学牺牲很多,有可能很多人打工一辈子连当年父母投资的学费都赚不回来。

你想做什么样的冥想&什么样的人适合冥想

白一喵:最近我在看文化论的内容,会发现我们很多深层次的冲突往往来源于潜意识。对于冥想而言,这是一种很个人的体验,因此在西方讲究个人主义的文化中是很容易理解的,而中国的文化很少讲个人体验,而偏向于讲集体的融入,世俗性比较强。因此大家会天然排斥很主观的内在体验。

宅宇:首先这不一定是东西方的差别,毕竟东方的禅、印度的冥想源远流长,而且西方的功利性也很强。

之所以会让你产生东方功利心很强的原因我认为是马斯洛金字塔演化的步骤。满足底层欲望的阶段并不需要太多矛盾的排解,但是当底层需求满足之后,人就可能会焦虑,包括我们现在经常提到的“996”、“内卷”等,因为欲望被满足之后就会面临选择。

有些人希望世界大同,同时愿意损失掉一些短期的利益;有些人愿意生活美好,比如喝一杯茶就仅仅感受茶的美好,未来的事情不去计划。我期待自己做的体系是一种「价值观中立」的冥想体系,它可以服务于不同价值观的人,欲望是什么本身并不重要,但是欲望之间不要有矛盾很重要

价值观本身没有固定的标准,相信“苹果”也好,相信“梨”也好,重要的是不要在苹果内部长出梨核。

白一喵:宅宇的贡献是他找到了一个共识物,即现有的科学发现。

宅宇:人是不是该服务大众、享受吃喝,这是没有共识的,但演化逻辑是有共识。从目前的研究来看,欲望的演化逻辑跟马斯洛需求金字塔很相似。

在演化的过程中,也许你要砍掉一些欲望,有时候又要添加一些欲望。随着环境的变化、人的变化,你需要让自己的欲望适应新的环境,在这个过程中要让自己变得自洽。

白一喵:就如同一个打怪升级的游戏,每一关都有自己的卡点,有需要自己去突破的东西。

宅宇:人在迭代和升级打怪的过程中,环境对人的要求、对要舍弃的欲望的要求是不一样的,在这个过程中如果该舍弃的欲望没舍弃掉的话会很痛苦。

冥想本质上是帮助你迭代升级,你迭代升级得越快,就越容易得到你想要的。

范米索:我认为刚刚提到的演变逻辑说得很好,写文章是需要思辨的,思辨的过程仅仅以个人为参照物的话,会发现十年前的思想和现在的思想会有天翻地覆的改变。

而很多人矛盾的点在于没法接受这种改变,他接受不了自己现在的价值观。以有时候拧巴也好、痛苦也好、焦虑也好,本质上是我们的内部系统需要更迭了,或者说它已经更迭了,但是很多人接受不了更迭中的不适感。放到一些小事上,几年前我们赞同的观点现在可能未必赞同,包括网上吴亦凡的“瓜”爆出来了,很多粉丝依然不相信,依然在“洗白”,其实对他们而言,相信就意味着否定过去的自己,说白了本质上是在跟自己作斗争。

宅宇:是的,所以很多人在环境变化特别快,例如创业、出国、换工作的时候就很容易卡住,这个时候就需要冥想或者其他自我调理类型的东西来帮助他度过这个阶段。

End



这一期博客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有没有改变你对冥想的认知呢?欢迎留言告诉我们哟。


小福利:空无一物博客听众如需学习冥想课程,添加 zhaiyu722,备注「空无一物」,即可获得100元优惠券。

空无一物


主播

图片

图片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