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客介紹』

欢迎来到“空无一物”,这由三个无业游民发起的一档以赚钱、生活、成长三点为主轴,融入历史、战争、西方文化、投资等视角,结合当下去探讨我们该如何在这个社会更好的“生活(生存)”

🎵 播客平台:小宇宙、喜马拉雅、Apple Podcast、荔枝fm、网易云音乐

🎵 搜索 『空无一物』 进行订阅。

这一期播客我们联合「见智达·做到」创始人企业教练项兰苹老师一起围绕“教练”这个职业展开探讨。

「教练」(coach)究竟是什么职业?为什么市场上有那么多关于“教练”的负面评价和声音?

如何看待被抨击的LEGACY飞跃力?如何辨别究竟谁是真正的教练,谁在利用教练技术实则却是「精神控制」?

对这些问题好奇的你,欢迎来听今天的播客。期待评论区看到你的想法。



「空无一物」


空想家俱乐部


开放招募

👇

一封给各位“空想家”的邀请函


社群仅限「空无一物」听众

(认真填写表格即可加入我们哦!)


点击文末阅读全文

查看「空无一物」Newsletter



嘉宾介绍


项兰苹

今天非常开心能够有机会跟大家一起探讨教练这个职业,在我看来这也是一个未来可以发展的职业方向。我先做一个自我介绍。

我是项兰苹,从事教练学习、实践和推广已将近12年。我大学学的是理工科,在大学毕业之后我进入了一家管理咨询公司,当时咨询公司做的大部分是质量管理方向的工作,而人力资源管理的内容很稀缺,所以我进入行业做的第一场培训是人力资源管理培训。

在行业内工作六七年时间之后,遇到了一个职业发展的瓶颈。我不知道自己未来要怎么做、要如何发展。当时我接触到了一个NLP(神经语言程序学)的课程,这门课是希望我们能够学到一些类似苏格拉底之类的先哲如何活出生命的智慧的,提炼出他们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从而传递给更多人。在我学习到最后时,老师问了一些问题,例如:三年之后的你会在哪里?你将来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你人生的使命和意义是什么?而这些问题我当时从来没想过,在那一刻我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也开始思考这些问题的答案。

在当时,我的朋友们在学埃里克森的教练,这个体系当时刚刚传入中国,与此同时也将ICF国际教练联盟认证也带进来了。我进入教练学习的动机是希望能帮助个人成长,探索生命方向,通过解决自己的问题,从而梳理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的生活和工作是失衡的,当时我处于工作狂的状态,和先生两地分居,结婚了也没有孩子,长期工作也让我的身体健康出了问题。

在上这门课之前,我会认为成功是要挣钱、出人头地或者获得赞誉和地位,为了得到这些必然要牺牲很多东西,例如时间、家庭、健康。但是在学习的过程中,我发现教练是让人深入探索并认识到自己的内在,发现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和生命的意义,同时突破一些固有限制。之后我也发现,真正意义的成功是平衡的、幸福的状态,我也期待自己未来可以活成这种状态。

当时我知道了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同时我希望不仅自己能活出这样的状态,我希望自己能够影响更多的人。我拥有了一个愿景,希望通过自己的成长能够推广教练这个职业,同时能够支持人的成长,活出自己的意义。以及我当时看到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可以通过线上和线下结合的方式,影响到更多人。我的家庭也是一个教练式的家庭,我先生在外资企业做售前顾问,平时我们也会互为教练去沟通。这份职业我一直做到现在,当时期待的生活状态,现在也都实现了。

何为教练


范米索
兰萍老师的经历非常丰富,但是我们很多听众之前可能没有接触过教练这个职业,刚刚您说教练可以用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您能不能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让大家知道它是如何运作以及如何帮助您达到生命饱满绽放的效果的呢?

项兰苹
虽然教练看上去是一个非常新的职业,但是追溯人类发展历史,会发现很多先哲已经用类似的方式在帮人们洞见智慧了。例如苏格拉底会不断追问,从而让学员找到内在的答案。每个人经历的事情、生命轨迹、生活的环境都是不一样的,因此每个人的内在世界也是不同的。真正的智慧来自于每个人的内在,教练可以通过提问的方式来洞见内在的智慧,从而帮助客户走出独属于自己的路径,这就是教练工作的核心。

一个专业教练的三个核心技能是:倾听、发问和反馈。

教练开始工作前,会假设每个人都有内在的智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资源解决遇到的问题,而教练的工作则是帮助人们洞见自己内在的智慧,从而产生内在的驱动力,进而达成想要的结果或者解决存在的问题。

举一个我和我老公的例子,很多人认为夫妻是不能做教练的,而我和我老公却会经常实践这个过程,在进入教练角色之前,我们会把夫妻的角色放到一边。我老公会在工作中遇到一些问题、存在一些情绪,此时,我会通过提问的方式帮助他从纠结的情绪中脱离。一般情况下,人产生「纠结」是因为头脑的思考会更理性,而感受是情绪化的。当思考与情绪不匹配时,会产生纠结。在这个时候,就需要教练用一些问题帮助他从纠结的困境走出来,从而让他看到更大的世界。

范米索
在这里我抛出一个不合理的猜想,很多人会认为只要懂得倾听、学会发问,同时给予反馈,那么人人都可以当教练。我很好奇您认为一个人成为教练所必须具备的能力和素养是什么,以及什么样的人适合做教练呢?

项兰苹
恰好最近李诞的脱口秀第四季开始了,他说道:人人都可以说五分钟的脱口秀,我想借用这句话来解释这个问题。我认为每一个人都可以在自己状态非常好的时候进行一个教练式的对话、教练式的沟通,或者提一个教练式的问题。但是如果把它当作一个职业或者是一个专业领域的话,是需要进行训练的。除了刚刚提到的三个核心能力(倾听、发问和反馈)之外,一个教练所必须具备的素质是他的状态。

不论是倾听、发问还是反馈,教练都需要保持客观中立的状态,而非采取批判的视角去看待某一个人,通过诱导性发问得到想要的答案。因此,在培养教练的过程中,我们会让大家去对比哪些问题是有诱导性的。我们希望教练在交流的过程中,能够真正接纳对方,给予客户足够的空间去探索生命的可能性,从而找到该走的路。

教练所采用的技术、工具、模型都并不是最重要的,成为教练最重要的是要给予客户一个干净的对话空间,全然接受你的客户,不进行评判和建议,让他勇于探索自己的生命,逾越内在的恐惧,保持中立、客观和开放的状态,让他去探索和创造。

白一喵
最近我与米索进行了一场教练对话,她第一次看到了教练角色下的我。教练跟所有的通用技能很类似,单纯看书会觉得没那么难懂,但是“知道”和“做到”之间有鸿沟比如翻开一本经典的书,照着问题清单去问也能得到一个回应。但是所有的技能最终都会内化成一种状态,你会忘记所有的框架,仅仅依靠自己的直觉做出合适的回应,而这一点很难。当我进入教练状态时,会先把脑子里的内容清空,忘记我和对方之间的关系,尽管我知道她的困扰、她目前在做的事情、她可能的反应...... 这样才能保证我的问题是中立的。

很多人会说你明明了解她,是不是就能辅导得更好。但恰恰是因为过于了解才会问出一些诱导性的问题。有些问题诱导性明显会让人很容易回避掉,例如“难道你不知道这么做会更好”。而有些问题是很隐蔽的,例如“你在乎大的生意还是小的生意”,这个问题其实也不恰当,这个问题是一个二分法,默认对方必须二选一。道理并不难,难得是要时时刻刻进入工作状态。

范米索
听起来想要成为一个好的教练,不能仅仅停留在“术”的层面,而应该去研究“道”。佛学里有个名词叫分别心,意思就是不应该做预设、不应该用自己的想法去评判。但是这个状态在我眼里很难达到,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都有自己对事物的理解。想问一下作为教练,如何处理自己和客户价值观的冲突呢?

项兰苹
米索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教练,能问出很好的问题。你认为自己问出好问题的前提是什么呢?

范米索
刚刚听下来教练好像是从一个「本以为很简单的事情」到「似乎没那么简单的事」,在这个过程中,我听到了人需要放下自己的评价系统去引导他人。此时我会想到,当我遇到一个客户,他同我内在的价值观出现冲突后我应该怎么办?同样你们接触过的很多客户中,也会有难以解决的问题,所以我很好奇你们是如何解决的。

项兰苹
米索能问出这样的问题是因为“好奇”,而好奇的前提是你对这件事没有任何评判和预设,只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想了解真相到底是什么。作为一个教练,假设了解到所要服务的客户与自己的价值观天壤地别,同时也不认同他的为人处事,但是如果真的有这个机缘要为这个用户做一次教练服务,那么「此时在你面前的这个人就是当下最重要的人,需要放下一切偏见和评判,带着好奇去探索这个人的世界」。

我们公司在两年前经常会做线下的教练体验活动,每次招募十名教练和十名客户,如何合适地匹配这两批人是一个难题。我们的教练水平会参差不齐,客户的背景也五花八门。后来我们放下了所有担心,进行了随机匹配。

我们认为:从事教练工作的当下,教练会尽可能的放下评判,保持中立开放。在训练结束之后,我们收到的客户反馈是:他们认为当下的教练正是他们所需要的。同时在另一个活动中,一个教练有一个特别不希望匹配的客户,但是最终被匹配到了,于是他决定放下偏见,重新进行一次对话。在对话结束之后,他说他认为自己之前的偏见有些是不对的,通过一次对话,他改变了他的看法。

真正的教练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艺术。从科学的角度来看,教练使用的流程工具和背后的方法有很多源于对人类脑科学研究、积极心理学研究,因此教练是一个积极正向的职业,教练知道在什么时候问问题能够激发人的创造力,从而帮助用户突破自我限制、实现个人成长。

从艺术的角度来看,类似于「道」,很多工具和方法使用完之后,如果还想再上一个台阶,从更深的层面支持一个人的发展的话,需要教练本人有很好的状态。有人会比喻教练是一面镜子,透过这次对话看到真正的自己;有人比喻教练是一个伴舞,两个人一起完成一次和谐的舞蹈作品;也有人在一次教练对话之后,没有意识到另一个人的存在,就如同播客名称「空无一物」。当一个教练达到很高的状态和境界时,是不会让他的客户意识到他的存在的。

白一喵
我刚刚记录了米索刚刚提到的两个关键词,一个是“放下”,一个是“跟随”。放下之所以难是因为有很多诱惑来不断让人打破规则。而跟随我们刚刚没有提到很多,在这里我想单独说明一下。在教练的过程中,我们往往会问我们的客户,“当XX事情发生的时候,你是什么感受”,而他在这个时候会说自己学到了什么内容和经验,而这并不是感受。跟随意味着教练需要依据客户的回答来进行后续的提问。道理很简单,但是做到却很难。

项兰苹
很多教练到最后会走向个人的内在成长,因为我们最后会发现要「放下」太难了,很多教练的对话中是会触碰到人内在很深的层面,因此会经常看到有人流泪、“aha moment”和一些让人惊喜的觉察。而很多时候,有些教练会开始执着,希望每次的教练对话都是完美的。一旦有了执念之后,人就很难放下,而一旦无法放下,就无法成为一个好的教练。

教练过程中的预期制定


唐海程
我这里有个问题,教练如果不执着的话,他应该如何控制或者交付结果呢?这个事情本身是个悖论,一旦处于佛系状态的话,就会很难控制结果,而一旦执着,又不是一个好教练。

项兰苹
以脑科学为基础的教练,在英文中叫“solution focused coating”(以成果为导向)。教练关注「人如何能够创造自己想要的未来」,所以它的边界是不去疗愈过去。而我们的未来是会出现在我们的脑海中的,是先看到我们想要的未来,才通过行动去改变和创造。

而在一开始对话之前,教练需要跟客户达成一个预期,即“通过这段对话,你希望达成什么结果”。而教练在这个过程中的另一个责任是「管理责任」或「管理进步」,很多教练会把成长和进步的责任放到自己身上,但是实际上成长和进步的责任在于客户自己。教练在这个过程中管理进步和责任的方式是在沟通之前跟用户制定合约,例如:在今天的谈话之后你希望得到什么结果?你认为今天哪些问题得到了解决。

唐海程
如果在对话过程中,如果您遇到一个人遇到的问题比他提出的问题大很多的时候,您是会引导他看得更深,还是先暂时顺着说下去,然后再进行一定的调整呢?

项兰苹
一个好的教练对话第一步,是找到精准的合约。在教练练习的过程中,也会有具体的工具和流程,让教练带着客户去探索更深层次的议题。在没有时间限制的前提下,教练是可以跟客户一起深挖背后真正的合约是什么的。

例如当对方说「希望换工作」的时候,教练一般会继续追问「想要找一个什么样的工作」,而客户可能会说「我感觉有些迷茫,在公司工作不开心,因此想换一个开心的工作」。教练在这个过程中就会捕捉到「开心」这个关键词,然后围绕它继续往下深挖。

而在这个时候,我们就会制定合约。用户一开始说的是「希望换工作」,经过探讨之后,也许我们会换一个其他的维度。从而帮助用户找到更深层次的问题。以刚刚的「找工作」为例,其实很容易被挖出来的问题是:你希望活出什么样的人生。

唐海程
一些乍看非常具体的问题,其实是很深层的事情没想清楚。

项兰苹
在这个时候,教练会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不是一次对话可以解决的,也许未来教练需要带着客户探讨生命的意义、未来的愿景等等。此时需要跟用户达成共识,这些议题都很重要,但是并不是某一次对话可以解决完,因此是不是可以建立相对长的时间来支持探索。教练并不是不敢挑战用户,而是当教练发现对于客户很重要的契机时,需要觉察和发现,勇敢帮助用户达成新的约定和共识。

如果用户不太希望建立长期的教练关系的话,我们可以与他约定一个范畴较小的、在短时间内能解决的问题,重新与用户校准目标。

白一喵
这个问题让我想到了做营销时的了解用户需求。有时候用户想要一辆车,但是也许他要的并不是车,而是更快的速度从而节约时间,而节约时间之后,有的人想要将时间留给工作,有些人希望留出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 ...... 所以真正重要的是背后的动机。

项兰苹
在教练过程中,我们的问题是有层次的,当我们想要问到更深层次的问题时,可以在问题后面多加一句,例如:你想通过拥有这辆车得到什么呢?通过买车节约下来的时间你想要去做些什么呢?教练之所以有用是因为它可以帮助人们拨开云雾看到认知和思维深处的本质,在看到本质之后,会发现很多苦苦追寻的东西其实有其他路径去解决。

白一喵
人的行为是很容易偏离他的长期目标和初心的。

教练对话的合适频率


项兰苹
而海程之前提到的「教练多久做一次比较合适」的衡量标准是:你认为教练多久支持你一次会让你能够保留初心,不偏离正规。

我和我教练在磨合比较久之后,彼此的周期很容易匹配。每当快到需要做教练的时候,我的潜意识就会提前运作,而我的教练每一次都会给予我对应的支持。在我的创业过程中,我的教练给我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以及我会认为,做好教练的前提是成为一名好的客户,只有体验了教练之后,才会产生深深地信任。

白一喵
提到客户的问题,很多人也会与我探讨“既然教练那么棒,那是不是人人都可以被教练”。其实在教练的过程中,我们会发现有些客户是“天使客户”,他们会认真参与和回应,但是有一类客户会比较抗拒,这种情况常常发生在「公司在事先未商讨的情况下采购了某项教练服务」。

项兰苹
只有当一个客户真正准备好探索生命和内在时,才能收获到最大的价值。针对小白刚刚提到的情况,因为企业存在上下级关系,员工会担心老板是不是以此来窥探自己的隐私,因此会有些抗拒。而我们采取的解决方案是提前跟老板商量好,采取什么样的方式能够更好地支持大家,以及如果老板决定采纳的话,我们希望对话内容是保密进行的。在教练的沟通过程中,有时会探寻到用户的个人隐私,因此保密是教练的核心原则之一。

如何甄别「操控人心」的教练


范米索
我们刚刚一直在讨论教练优势的部分,但前段时间出现的飞跃力工作坊女高管致死事件也提示教练技术可能有一些风险。因此我很好奇教练技术在某种情况下,是不是会存在「操控人心」的方式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对于不了解教练技术的人,应该如何甄别这种情况呢?

项兰苹
米索刚刚说的事情是整个行业内非常有影响力的一件事。我认为一个简单评判教练好坏的方式是「他是否符合客观、中立和不评判状态」,很多负面新闻展现出来的教练状态是评判的,甚至会有辱骂环节。因此我认为这是最本质的区别。此外,还有一个界定方式,在学习国际教练联盟认证提供的教练课程时,一般是能够收益两部分的,一部分是个人的成长和改变,这些改变往往是通过自己学习和思考之后自愿进行的改变;其次还会学习到教练的底层逻辑,例如工具、流程、方法和底层理论。而“三阶段”课程是不提供这些内容的。

与此同时,国家已经开始对三阶段体系进行对应的监管和整治了。我们呼吁教培行业能够更好地拥抱监管,让对社会有益的教练模式能够更好地传播,同时也让大众对于教练这个职业有更加全面的认识。

白一喵
我们之前也会聊到:作为教练,什么是最重要的。很多人会提到状态大于技巧,但是在状态之上的更重要的是品德。

项兰苹
在国际教练联盟认证教练时,需要候选人参与培训、一对一督导、考试、提交教练录音等,通过上述方式来评估教练的水平,同时认证过程中,教练的职业道德具有非常严格的要求。

教练的核心技能:创建觉察


唐海程
我想咨询一个技术方面的问题:有没有可能出现,在教练过程中聊得很好、恍然大悟,但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出现严重偏差的情况,毕竟知道和做到是不一样的。这样会导致每次见教练的时候都是一种“翻车”的状态。我观察到在我身上教练效果最好的反而是我的女朋友,首先她足够了解我,其次她能够及时给予支持。因此我很好奇教练是偏向于解释宏观的大问题还是细碎的实操小问题呢?

项兰苹
实际上,一次完整的战略对话到最后一定要落在行动上。我们会在聊完某一个议题之后问客户:你今天打算怎么做呢?一个优秀的教练会利用前面的对话帮助客户找到内在动力,而在后面的对话中会将重点落在行动中。而落地行动之后我们会发现很多人依然不行动,这个时候我们就会帮助用户找到马上能够尝试起来的“第一小步”,同时确认开始行动的时间和行动之后的反馈。

此外教练与客户的节奏是可以进行协商的。假如你们预先约定的是一个月一次,但是如果在某个时间点遇到了一个卡点,那其实可以不完全依照固定的时间频率,而是针对这个卡点去约一次教练训练。我认为教练真正的价值是陪着客户一起去面对卡点、逾越卡点。

白一喵
我们会发现在长期合作之后,教练会对客户有进一步的了解,也会在教练过程中探讨「我对你的观察」。以海程为例,他非常擅长思考宏大的问题,但行动中容易遭遇卡点导致项目崩盘。因此在和海程的对话中,我会更关注他行动的部分。例如:你的关键小步是什么,这个过程中你的里程碑是什么,有什么事情会阻碍你达成里程碑?这期间会有什么资源可以帮到你?

项兰苹
是这样的,再举一个例子,假设有个客户要约我聊,但是每次都迟到半小时到一个小时左右,那在教练过程中,我就会主动提到:迟到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两三次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是不是存在更深层次的行为模式。这是一种帮助客户跳出固有模式的契机,需要教练的觉察力,以及帮助用户产生同样的觉察。教练的一个核心能力是:创造觉察。

同时,在行动层面上,我们也会有一些工具辅助用户进行行动。而有些客户在行动之前也许已经在脑海中做了很完善的行动方案,而教练在这个时候可以做一些新的尝试,例如:我看到你对这些方法和计划都了然于心了,那么我们现在把所有的方法都放下,假设一个新的方法能帮你解决现在的问题,你会认为这个方法是什么。这在教练过程中是“奇迹式发问”,帮助客户跳脱出原有的思维模式,从而让他拥有新的洞见。

唐海程
我之前会有一些刻板印象,认为教练的培训是「左一道问题,右一道问题」,似乎在用玄学的方式来提问,而在您刚刚的描述过程中,会有很多技术。在今天的对话之前,我有点担心教练是在“磨嘴皮子”。

项兰苹
我推测导致这种刻板印象的原因一方面可能是不同的教练采用的模型不同,有些方法会专注解决事情本身,而对人的关注会少一些;另一方面我推测可能跟教练本身的水平相关,一些教练在能力不够深入时,会带着客户在一些问题中打转。

在实际培养教练时,我们会关注“倾听、提问和反馈”的核心能力,同时会给到完整的对话流程,从建立关系开始如何一步步达到客户想要的结果。此外,有些教练学得久了之后,会给用户一种很“玄”的感觉,而我们会反复强调教练期待的状态是:中正、好奇和开放,最终达到“无我”的状态。

教练是不是必须具备丰富的工作经验


唐海程
据我观察,很多教练都具有一定的外企工作经验,是不是意味着如果想成为一名专业教练的话,需要比较强的工作能力呢?

项兰苹
从国际教练联盟和教练的职业属性的话,对于教练是没有硬性要求的。但是如果教练本人有某些领域的经验积累时,他可以在垂直细分领域拓展擅长的部分。例如一个人原本是高管,他可以成为一个高管教练;如果一个人原本是亲子关系的心理咨询师,那么他可以成为一个亲子关系教练。因此,如果原本有比较擅长的领域,会更容易拓展属于自己的垂直细分领域。未来教练的职业发展的方向是更加细分,例如:创业教练、财富教练、企业教练、情商教练等。

白一喵
在应然上,教练技能是一项通用能力。但是实然层面上,教练总体而言年龄比较大。这可能是人的发展规律,也许只有到了一定的年龄和一定的发展阶段之后才会更关注内在世界,寻找教练的协助,发现这是一个不错的职业。此外,如果在某个领域有一定积累时,会更容易跟客户形成更为亲和的关系。

项兰苹
从通用能力的角度来讲,教练对于用户知道的信息越少,会更加有利于教练状态的保持,因为事先不会进行预设和判断。曾经我做过一个教练练习,不需要说内容、议题和表达,仅仅只按照教练的流程和框架进行,最后我发现仅仅按照流程提问也能够让客户收获很多。因此教练是流程和框架的专家,而不是内容的专家。一个人如果知道得过多,陷入到内容之中,不按照框架继续发问,就很难帮助客户产生觉察。

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小白说得也很对,大众在选择教练或咨询服务的时候,会先入为主认为只有你了解我做的事情才能够对我有帮助。不过这也不尽然,有一次我们在跟一家联想投资的公司做案例,在课程中我们采用了一些联想的案例,结果在讲了一半之后,大家开始抗议,希望换一些讲课材料。

此外,我发现现在教练也有年轻化的趋势。我们团队合伙人的女儿今年刚上初一,她会问妈妈是不是也可以认证成为教练,同时每天她们会互相问彼此一个问题,而女儿的提问也让我的合伙人收获很大。此外我也发现很多90后的小朋友也在逐渐走进这个行业。

从教练的角度观察自己


唐海程
我还想补充一个小问题,我听过自我教练是很难的事情。我不知道像您是会进行自我交流,还是与先生互为教练。从结果来看,您认为哪种效果会更好。

项兰苹
由于我在教练行业做了很久,而教练思维在我这里是很自然的状态,因此我会经常给自己进行自我教练。但是有些时候有困惑需要一个人来帮助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往往身边最亲近的人是最方便的。如果最亲近的人也不在身边,只能自己给自己进行教练,而自我教练也是有用的。我认为这种状态是可以灵活调整的。

白一喵
关于自我教练可以分享一个小技巧,自我教练一定要想办法做一些视觉化的呈现。最次的办法是写下来,如果有可能的话可以用一些画面来呈现你的想法,这能够帮助人进行更好地自我拆解。

项兰苹
养成自我教练的习惯之后,人会进入到自我成长的过程中。一个人在成长到一定的阶段之后,它能够在内在形成一个抽离的视角,在内在教练的视角来观察自己的大脑如何运作、自己当下的感受、带着这样的思考和感受会如何行动。从教练的角度观察自己,就会进入到自我成长和修炼的道路。

白一
不然我们以一个教练问题来结束今天的这段对话,如果我们还会有下一次的录制,你认为什么样的话题是你希望深入探讨的?

项兰苹
我希望聊一些大家生活和工作的困惑,这也能够更落地,更能支持大家。在这方面我也有很多经验,例如创业、亲密关系、职业发展、探索生命意义......

白一喵
好的,我们之后的选题也有了,听众也可以在评论区留下自己的问题,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听完这期节目之后,也许你对教练产生了好奇心,也许你也想成为一个教练。兰萍老师提供了以下两套教练认证系统:


国际联盟认证课程:ACTP和ACSTH认证课程较为权威

国内教练联盟课程:关注「中国教练联盟」


当然如果没有认证需求,仅仅希望了解教练这个职业和基本底层逻辑,推荐参加项兰苹老师的线上训练营(点击阅读全文)


此外,兰苹老师的公司开放销售岗位和市场品牌运营岗位,欢迎有意向的小伙伴前去咨询。


项兰苹老师个人微信 Xiang-lp19


图片


主播

图片

图片

图片